星期二, 10月 30, 2007

人。物

書問:「主人是否已不再喜歡我了?」
主人內疚地說:「將來若有空暇時間,我會來看你的。」

偶然看見這個對話,又熟悉又陌生。在以前的文字世界中,物常被擬人化。作者對事物充滿感情,把自己的感情投射到事物之上。現在,人常被物化,把人困在無情的世界中,用冰冷的尺來量度。雖然有量度,但文字的情感失去了層次。只懂在高清的年代追求色彩的層次。

涵養需要培養,文字更要精練。

沒有留言:

Advertisement

飛馬傳說

博文札記

四處跑跳碰

社稷寫跡


funny video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