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10, 2005

FW:「思想家」、論梁文道和黃毓民

「思想家」、論梁文道和黃毓民
--林萬

在香港環顧四周也不見「思想家」,為何呢?要成為「思想家」要那些條件呢?在香港有沒有人能達到呢?

教育過度制度化

成為「思想家」的條件除了必須學識淵博外,還要對生命有一套能感動他人的理念和反思。這條件在教育過度制度化的香港其實是奢侈品。特別是在很難量化 是人文學科就更大問題。在學術圈內學生和教職員努力大量生產,重量不重質。令現在雖有大量文章,但真實地有學術貢獻的卻廖廖可數(參考「李歐梵尋回香港文 化」「In Search of Hong Kong Culture」,Leo Oufan Lee , 中的「香港為何出不了大學問家」)。「思想」更要有滲透人心的力量。在教育過度制度化、量化令「科學分工愈來愈細,所有的技術語言愈來愈抽象...」 (「李歐梵尋回香港文化」「In Search of Hong Kong Culture」,Leo Oufan Lee , 中的「香港為何出不了大學問家」P.161)。這樣根本沒可能產出一些令全人類也有共鳴的思想,沒可能對人類的根本問題作出反思。學者也只能活在象牙塔 內。

堅韌意志

更要有如耶穌在眾叛親離也單身上十架路的堅韌意志,一直持守理想,如孫中山、康有為一樣。否則反覆無常的話只會令人無所適從。並能面對孤獨、寂寞對 「思想家」來說十分重要的,沒有了一個人面對世界的勇氣便沒有達爾文了。更要懂得獨處、獨與天地精神之往來,有了這樣的空間和時間才能發展出自己的理論, 否則何來牛頓、愛因斯坦的理論。

「思想家」不每天只有學術上的成就,還要有對理想的追求和堅持,不受世界的誘惑。正如耶穌受魔鬼試探時,魔鬼對耶穌說只要向牠跪拜就可得到世界,但 耶穌拒絕了牠。只要有這樣的風骨才能有高尚的道德感召力。這一點也是最難做到的。文人難過兩關,一關名譽一關美女。金錢也是較次要。眷戀名譽、穩定和富裕 是「思想家」的大敵。當一個人為追求這一些東西的而走進政治、建制當中時,便不能再常常只說真話,如佳叔(劉邵佳)便是一例。避免活在這情景當中,因在這 情景當中很難對生活作出深刻的反省。這些不是不能要,而是不能眷戀。否則今天也看不見馬克思。最後還有一樣最重要的,幸運。

網絡的新可能

對「思想家」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其思想得以傳播。如果透過網絡來傳播自己的思想,及透過在網上討論,如集體創作會帶動新的思想形式呢?起碼在網上可以有獨立的發言權,如有一群忠實的讀者更可以以此為生,這會不會孕育出前所未有的「思想家」呢?

論梁文道、黃毓民

此二君在學問上不容置疑、無話可說。二人在道德感召上還算可以,起碼在面對商台時也分別、不同地顯出其道德勇氣和原則。但在美人關上毓民過往有不足 之處,也曾一段時間淪為稿匠,不過過去的已經過去。反觀毓民在追求「言論自由」、「民主」的道路上堅持不變,令人欣賞。在面對生活上毓民好像活得較有風 骨,有不為五斗米而折腰的氣派。梁文道則由牛棚書院院長漸漸地化為一個稿匠。當然他是一位十分出色的評論員,但本文是只以思想家而論。雖然二人還未有時勢做英雄的機會,但我猜黃毓民成為思想家的機會較大。

解放 夏卡爾

油彩‧畫布 1937-52年 88X168cm
(link)
=====================
香港教育不注重培育學生獨立思考,只注重背標準答案. 在這個前提下,怎能有思想家?


沒有留言:

Advertisement

飛馬傳說

博文札記

四處跑跳碰

社稷寫跡


funny video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