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26, 2007

決定

最近常常討論人面對選擇,怎樣做決定才好?特別當發現以前的決定錯了,當與承諾有關,人應該怎麼做?

可是,很多沒有注意的是,人怎知道自己有選擇?當我們自幼教育,固定了我們的思維模式,好自然選擇了固定的答案。例如:錢越多越好,房子越大越好,離婚一定男方有問題。女性朋友有時候會說,我不理會,當沒有事情發生。可是,沒有下決定,其實就是決定不下決定。正如,不對事情作判斷也是一種判斷。

當我們知道有選擇的,我們會根據自己的價值來判斷好壞。價值不會僅僅來自自己,社會也不斷提倡自己的價值觀。當中主要都是父母的價值觀。因為這些價值都是社會所接受,所以讓子女容易融入社會。因為這些選擇的傾向都是社會經驗累積下來,所以好自然是懶惰的選擇。哲學家則會審視每個細節來做判斷。

我們都明白做決定前,我們難以了解及分析每個細節。我們對事情的認識及長遠發展是有限的。例如:兩個人走在一起,應該是因為純粹相同嗜好,還是因為能夠互補不足呢?只是互相愛慕,還是只是互相激勵?將來雙方的性格能否穩定發展還是同步改變?我們考慮自己的因素,對別人的影響,短期長期的因素等等。可是,我們不能預知將來我們所見的東西會否左右我們的看法,社會的變更會否逼使人放棄某種選擇。今天的對可能變成明天的錯。到頭來,人仍然要為過往的決定做重審,甚至重新選擇。我們不能用今天的眼光看當天的事情,只要在當下作出最好的決定便是無愧。修正過往的錯誤才是成熟的表現,明知故犯的就是執迷不悟。

一個人的決定已經這麼困難,兩個人的同步決定就更難。因此,需要更多更多的溝通。每個決定都左右了我們的路途。同樣的決定對不同的人有不同影響。要求兩個人同步發展成功,是成就了一件美滿的事情,還是一個不斷犧牲的過程?我相信是個平衡的藝術。相信人生是一連串的故事、一連串的決定、一連串的取捨。生活要充滿經歷才能把平衡的藝術錘鍊出來。

星期五, 8月 24, 2007

再談承諾

朋友同事都說世事常變,人的力量有限,很多事情都不受控制。今天的承諾,明天可能便不能堅守。何苦許下承諾?承諾是什麼?

承諾可以是給別人的,也可以給自己的。當沒有正式行動前,承諾便首先出現。在承諾之前,人總會衡量可能性或者可執行性。沒有人能夠在百分百保證的下,才許下承諾。如果有這種情況,又何需要許下承諾呢?從這個觀點出發,承諾是一種意向的清晰宣稱,目的是把可能轉變為事實。是期望帶來一個創造和建立的過程。這樣的過程是人所渴求的。從中可以獲得滿足感,成就感,為承諾的對象帶來安全感。如果我們細看人類社會的點滴,便發現每個部份的背後都是一個個承諾。

星期二, 8月 14, 2007

承諾就是承諾

昨天晚上向朋友求救,雖然討論一番後,大家苦無對策,朋友仍承諾今天見面再看看問題原因。可是,今天見到朋友雖然有事情要做,但仍能嘻笑怒罵一番。我等候一會兒後,他最後竟然絕塵而去。讓我獨自苦等,讓我苦惱。看來,昨天的承諾到了已經成了廢話,只是安撫人心的說話。

星期六, 8月 04, 2007

學好普通話

今天晚上跟朋友一塊去喝咖啡,聊聊天. 談及他們的上司無心戀戰,專心炒股.懶惰的下屬卻突然積極地跑到一些中心學習普通話.他們老是問道,怎樣才能學好普通話. 最頭疼的是, 怎樣知道某些字該怎麼唸.

其實學習任何語言,都是依靠那些陳舊的辦法,多聽,多說,多寫. 幸好, 把普通話寫出來的就是我們的書面語. 因此學習普通話, 我們應該比外國人省了一些苦功. 可是諷刺的是,一些在大學教授中國文化的竟然有外國來的教授,授課語言竟然是普通話.他們的普通話往往比我們還要標準.

為了說好普通話,首先我們要回歸到書面語,把它當作起點.第二步就是讀音問題,最好當然是翻查字典,但是除此之外,就是利用拼音輸入法來鍛鍊自己.我就是利用這個方法,在不說普通話的時候,仍然保持對讀音的訓練.要當心一點就是聲調的問題,一般拼音輸入法不需要聲調來配合,最好還是要唸出來或者是心裡唸著.

第三步,聽,多聽cctv,北京腔,穩妥一點,從中可以學習詞彙.正如學英語聽bbc.大家對用字及發音都是嚴謹一點.不同地方,不同用字,說法不一樣.好像公寓,公共房屋.酒店跟飯店,移動電話跟流動電話.公共汽車跟出租車.廣府話的辭彙跟普通話的辭彙,次序可能是相反.鞦韆/韆鞦,公雞/雞公,先走/走先,到那裡去/去邊度.

語言是要用心學習.

Advertisement

飛馬傳說

博文札記

四處跑跳碰

社稷寫跡


funny video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