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21, 2007

會考考正音,考死人


聽見會考考這種正音!真悲哀!只有官方的「豆」,卻沒有民間的「斗」,使我十分震驚。學者許迪鏘也坦誠地認為讀音是約定俗成。而潘國森也認為不應該單單以宋朝中州音(廣韻)作為廣府話的標準。不知道為什麼考試局要這樣危害香港。可憐學生被強迫使用這些「正音」。

其實,中國語言文字不斷演變,各地方言也不斷互相影響。悅說古代互通而今卻分家。後起的仕字分擔了士字的工作。雲云本來是兩個字,簡體版本卻變成同一個字。娶新婦,廣府人會讀成娶心抱。自己人,潮州人會讀成ga gee lang。我,閩南人讀成「刮」。不同地方有不同方言,方言常常擁有自己的讀音。請不要繼續強行把時間[普通話:shi jian]讀成「時姦」[shi jian],把「會計師」讀成「賄計師」,「彌敦道」變「微敦道」,「仆倒」變「父倒」;否則還以為又強姦、又行賄、又嚇壞了小孩。

星期五, 4月 13, 2007

心細如塵

古時常讚美女子心細如塵,但卻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女子才心細如塵。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們做事小心,對事物比較敏感,感情容易起伏不定。我常常在想"為什麼呢?"

也許,每位女子都複製了母親的共同性格特徵。天下所有母親都要照顧嬰兒,而嬰兒還未懂得表達自己的需要。因此母親都要從嬰兒的面色、情緒、動作等等各方面觀察來了解嬰兒。做事要小心是因為任何錯誤對嬰兒來說都可能是難以彌補的。她們積累下來的經驗慢慢成了養育嬰兒的必要技巧。經過了代代相傳,訓練了她們敏銳的觸覺,培養了她們豐富的情感,確立了這個社會上公認的女性性格特徵。

到了今天的香港,傳統性別角色已經模糊。擁有所謂女性性格特徵的男子不需要抑壓自己。其實民初的詩人,情感特別豐富。好像郁達夫情感過於纖敏,對兒子的感情表露無遺,甚至令人覺得他很脆弱,但也令人覺得率性情真。現在雖然詩人不多,但很多住家男人也是心細如塵,觸覺比較敏感。相反地,不但越來越多事業女性,也更多男仔頭。性格爽朗,不拘小節,有些更是充滿義氣。

模糊的性別角色已經成了現代化都市的特徵。可是,在內地城市,男的堅持擔當男的角色,女的可能被逼繼續擔當女的角色。性別角色是涇渭分明。其好處是制度已立,溝通方式固定,但缺乏彈性和創新的空間,抑壓了個體本性。恰恰現代化社會尊重個體,崇尚本性的表現。性別間的關係由三種基本模型,男男/女女/男女,變成了無數個組合。因此,溝通的需要、技巧和方式越趨繁多,更需要客觀分析及理性的思維來支持。從這樣來看,性別角色的模糊程度可能是量度現代化的指標之一。

星期一, 4月 02, 2007

中英圖文

有一次,在翻譯的時候,偶然想起盡在不言中這句話。可是,不知道應該怎樣翻譯成英語。有人翻譯為Say nothing at all,但也可以說是什麼都沒說或者說了等於沒說

有人翻譯為 Without saying a word , No wordsno more words,但也可以說是沒話要說,或沒更多話要說

有人更嘗試翻譯為Beyond words,卻像非言語所能形容。正如一張圖更勝千言萬語就是A picture paints 1000 words!

其實盡在不言中的意義就是雖然沒有言語來表達事情,但都能領會得到。因此,我覺得saying without a word應該最接近答案。縱使不發一言,但也能盡訴。

Advertisement

飛馬傳說

博文札記

四處跑跳碰

社稷寫跡


funny video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