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26, 2005

重慶人真開放

重庆“男体盛”台前幕后
2005年09月26日 2:03:00



昆明出现“女体盛”后,我市《新女性》杂志社为批判“女体盛”,策划了一场“男体盛”活动。9月22日,央视对此次活动进行报道。昨日,针对网上的一片骂声,《新女性》杂志社总编、“男体盛”总策划王继对本报记者说:“这是我意料中的结果。”

昨日,王继旧事重提,透露了“男体盛”活动的内幕。
2004年5月,“男体盛”活动消息发出,43名小伙子先后报名。当听说要“半裸、拍照”等后,帅哥们纷纷临阵退缩。最后,我市某专科学院大二学生、21岁的小波最终同意“献身”。

事前准备 男模全身脱毛除去死皮
联系厨师、特邀女食客等,经过一个月准备。6月5日9时,“男体盛”在解放碑“神户牛排屋”展开。小波平躺在木桌上,手脚固定。最初由3名女子给小波美 容,小波脸涨得绯红;换了一名男美容师,小波才平静下来。忍受了脱毛的疼痛,除死皮膏涂在身上的冰冷,以及为防异味不准进水、进食的饥饿,4小时后,小波 原本粗糙的皮肤柔滑了,手肘等处的角质层消失,手臂、大小腿的汗毛褪净,身上发出一股淡淡的甜橙香味。其间,摄影师让他全裸出镜,小波不答应,工作人员只 好为其买来一条泳裤穿上。下午1时40分,穿着和服的日本料理师开始在平躺着的小波身上布菜。

盛宴过程 六美女食客吃了40分钟
当冰冷的三文鱼片放到小波心脏部位时,小波哆嗦了一下。接着,三文北极贝、鱼籽、鲷鱼等布满他的全身。菜肴摆放完毕,特邀的6位美女嘉宾围着他,但都不好意思动第一筷。不知谁喊了一声:预备,起!美女们才机械地举起筷子。
40分钟过去了,美女们才有所放松,小波身上的菜品逐渐减少。一美女还幽默地问小波“饿不饿”?小波虚弱地答了一声:“饿!我冷,我饿!”引得美女食客们哄堂大笑。
经过1个小时零5分钟,小波饱受冷饿煎熬,终于完成了当“菜盘子”的使命。

食客内幕 吃“男体盛”是完成任务
6名食客中,4名都是《新女性》杂志社的编辑,同时也参与了“男体盛”的策划。“只是将此当成一项工作必须完成,否则可能不会去吃。”接受记者采访时,她们说。
“起初不太情愿去吃‘男体盛’,感觉怪怪的,但老总下了死任务。”虽然事隔一年多,编辑曾珍仍记忆犹新。“菜都是放在菜叶或萝卜片上的,并未直接接触帅哥身体。其间有片三文鱼掉在他身上,我都不敢用筷子去夹。”
另一名编辑曾杨透露:“其实我们都是吃了午饭去了,一个形式而已。”她说当时的感觉是“有一种男女平等,挑战‘女体盛’的快感。”曾杨说,此事一年后突然掀起轩然大波,让她们很吃惊。
食客中还有两名志愿者——当时的金夫人婚纱影楼文化事业部经理罗焱女士、提供场地的神户牛排屋老板陈心意女士。
“就算现在再来一次,我也一样会参加。”罗焱坦然面对采访。罗焱自称不是女权主义者,但他认为“男体盛”之所以受到众多网民“批斗”,是因为“这些人心里在发慌,认为‘男体盛’动摇了男权社会的根基”。

当事男模 “男体盛”是一种艺术
免费当模特的小波是个阳光男孩,身高1.86米,运动员出身。爱踢足球,曾获我市大学生田径比赛第一名。今年大学毕业后,他去了武汉。
昨下午,记者多次与他联系,但总是关机。一个月前,小波在接受央视《社会记录》栏目记者采访时称,“男体盛”只是在学校的一段人生体验,他觉得没什么不 妥,只要把自己的心态摆正就行。小波声明“如果是将人体当成一种赚钱工具,谋取商业钱财,我觉得很鄙俗,不能接受。但事实上,这是一种艺术,一件普普通通 的事,任何人都不该用有色眼光看待这事。”

策划单位 此举为了批判“女体盛”
“策划‘男体盛’完全是为了批判‘女体盛’。”此次活动总策划王继说,昆明的“女体盛”,其实就是把女人当器皿,让男子消费,其实就是一种不择手段污辱女 人的商业行为,究其根源,是根深蒂固的男权主义思想在作祟。“男体盛”是站在女性的立场上考虑,用最形象、最直观的方式,让女人消费男人,以此对男性尊严 的触动和挑战,逼着让男人去思考如何达到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等。
他说,策划此次“男体盛”活动,如果按照昆明的“女体盛”的计费标准,每人1000元吃10分钟,6位“食客”所吃“男体盛”可卖2.4万元。但他们分文未取,反而花去4000多元。“网上挨骂是我意料中的事,毕竟这样的活动是不值得提倡的。”
记者 向军 周立

http://www.cqwb.com.cn/webnews/htm/2005/9/26/163138.shtml

沒有留言:

Advertisement

飛馬傳說

博文札記

四處跑跳碰

社稷寫跡


funny video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