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5月 22, 2005

轉載:中國媒體的社會責任

一篇不準確的報導,加上一個不稱職的翻譯,卻在交易額上萬億美元的全球外匯市場引起了軒然大波。令全球的金融家和投機家們瘋狂了整整一天,這不能不說是一 則奇聞了。今天華爾街時報的一篇文章,講訴了這個驚心動魄的故事:How a news story, translated badly, caused trading panic

駐香港記者關向東而言,作旅遊報導或許比作財經報導要得心應手得多。可上週六偏偏是她值班,而精於財經報導的同事卻在休假,而那一天她偏偏就用從香港當地報刊的新聞報導和分析文章中東摘一點西摘一點湊成了一篇關於人民幣升值可能造成的影響的文章。
四 天后,她的這篇文章在日交易額上萬億美元的全球外匯市場引起了軒然大波。隨著美元匯率的大幅下挫,從新加坡到斯德哥爾摩,一時間世界各地外匯交易員和基金 經理們恐慌的電話聲響成一片,成堆的電子郵件幾乎要擠爆他們的郵箱。不過,隨著那篇因為蹩腳的翻譯而產生誤導的文字很快從互聯網上消失,這場風暴也很快平 息了下來,然而風暴雖平,它造成的損失卻已無法彌補

關向東從中新社在香港的編輯部發出的是一篇中文報導,但是到昨天下午,這篇報導被翻譯成文理不通的蹩腳英文登上了一向有中國共產黨喉舌之稱的《人民日報》的網站上。翻譯的英文報導中赫然宣稱中國將在下周中美經濟官員會晤後宣佈人民幣升值。

接著,當互聯網搜索引擎搜索出的這篇英文報導出現在彭博資訊(Bloomberg)倫敦辦公室的電腦螢幕上時,這條消息迅速以標題新聞的形式傳向了全球各地。

[Read More: 蹩腳翻譯引發全球外匯市場一日瘋狂]

這次偶然性的事件偏偏發生在時效性和投機性很強的外匯市場中,產生了嚴重的後果,也令我不得不再次質疑中國媒體的公信力和他們的社會責任感?媒體是 什麼?是傳播資訊的載體,是傳播者與受眾之間的橋樑,是觀測社會的視窗,是公眾導向的介質。中國的媒體號稱負責報導一切的能力確實令世界刮目相看了,可報 道的一切的背後媒體是否有足夠的信心和勇氣來承擔自己的社會責任?負責報導一切是否應該首先對社會負責?

平時報導一些殺人,防火,搶劫,跳樓也就算了,負責報導一切,當然就有必要對社會事件進行深度挖掘,至於這種雜碎新聞的充斥,記者可以把責任推卸給 媒體的編輯。編輯,屈從于媒體的商業利益,只能通過高度煽動性,爆炸性,赤裸性,低俗性的新聞來搶佔群眾眼球,難道真的把中國老百姓當傻子?理所當然的認 為他們應該接受這些?媒體和輿論是社會的催化劑,通過雜碎新聞製造的強烈視覺壓力在過去5年甚至10年的時間裏潛移默化的誘導了群眾視覺和判斷力,最終, 培養了中國對廣大垃圾資訊的閱讀習慣。相反,那些有價值的新聞報導卻被淹沒在浩如煙海的低俗新聞中,與讀者的距離越來越遠!

如果這一切我們都能坦然對待之,將其視為內部矛盾,可以通過長期鬥爭來解決,那媒體對外顯然就應該負起一個國家和民族的責任,應該對中國負責!作為 中國官方媒體的新華網,人民網等媒體,更應該肩負自己的Social Responsibility!務實的去報導。雖然我們自己對官方媒體的新聞是不感冒的,即無新意也無深度,除了意識形態只剩冠冕堂皇,但至少面向全球, 他們是國外媒體的官方資訊管道。即便英文水準有限,也應該保持新聞的準確性,人民網的英文新聞出洋相已經不止一次,但他們仍然堅持著“寧可報錯100,不 可放過1個”的原則。更可笑的是,我們的官方媒體直到現在還常常宣稱自己是“People’s Propaganda”!Propaganda在新聞辭彙中是貶義宣傳機關的代稱,特別是在二戰以後,它成為了納粹中央集權狹義宣傳的代名詞,政治喉舌的 象徵,不曾想中國媒體到了21世紀還有如此的宣示。

說到新聞的準確性,Danwei昨天發現了路透社在報導Google進入中國的文章犯下一個錯誤。Retuers 5月11日Google steps up fight for the China market。報導了Google即將進入中國市場與其他搜索引擎公司競爭業務,但文中轉述來自Google的文件:

As part of our studying and learning about this market, we have obtained a license for a rep office, but have no employees in China at this time

Rep office = “Representative” Office, 譯為代表處,辦事處. 也就是說Google在中國實際申請的是辦事處,而外資辦事處在中國沒有商業運營許可的,目前Google通過辦事處只能招一些員 工,做做市場調研,純粹花花錢的功夫,並不能開始操作人民幣交易的相關廣告和盈利業務。今天AP的新聞確認了Google在中國獲得” Representative” office,預計這則消息會很快進入中文媒體,我們不妨做個實驗,看看有多少中文報導會把Google的辦事處說成公司?有多少文章會開始渲染中國進軍 中文廣告市場與baidu硬拼等諸如此類。

(來源)

沒有留言:

Advertisement

飛馬傳說

博文札記

四處跑跳碰

社稷寫跡


funny videos

Loading...